湖南师范大学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在线投稿   |  ENGLISH
 欢迎您访问湖南师范大学网站!今天是: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师大新闻>>电子校报内容>>第1505期>>正文

1505-4-2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7年06月29日 21:24 点击:

□唐静萱

故乡的风景

我的故乡,株洲,从长沙沿湘江溯流而上,凭那纵深楚地的蜿蜒绿脉即可抵达。

株洲以“火车拉来的城市”著称,作为铁路交通枢纽,最初从一个运煤的中转站发迹,据湘江东西丈地,划定地界,但是无论是哪个方向,与铁路都有着厘不清的关系。儿时印象最深的就是经过铁路架桥下阴暗的涵洞时头顶呜咽着的火车轰鸣声、住在靠近火车站的奶奶家时窗外火车驶离站台那一声尖利的嘶鸣声、夜里遥远又渐近的轨道咬合发出的清脆碰撞声、火车一节节车厢在无休止的转弯中拉扯不定富有节奏的沉闷晃动声,它们在耳畔纠集成为一首交响乐、织着漫长的歌。

是的,那时轨道交通的发展还很漫长,什么都太慢。铁路系统不疾不徐地运作着,来往旅客川流不息、带着相似的属于赶路人特有的奔波疲态。而我的亲人,他们都奋战在铁路系统的基层,他们的归路总像那望不到头的轨道,是漫长的,只存在于火车交替时站台前空出的一段留白。

当担任跑车乘务的爷爷在年夜饭前夕依旧在返程的路上,幼小的我总守在窗台盼着火车把他拉来,拉来一个胡子拉碴却面含笑影的年迈身影;后来大一些了,担任火车司机的叔叔,永远需要为一顿团圆的年夜饭算好一个交替班的休息,于是我向着远方翘首以盼,希望世界上的火车都是往家的方向开;而我的父母呢,我早已习惯他们交错上班昼夜颠倒——我的母亲负责货运,父亲则负责信号楼的值班指挥。货物总是鼓胀着圆胖的身子从货车里探出头等待着被检阅,而火车只要经过了株洲分站所属的辖区、就需要发出允许通行的信号为司机疏通前路。

铁路工作人员不仅需要加班熬夜,保证每一趟车次的顺利出驶与返回,将旅客平安送达到目的地,有的甚至需要冒着巨大的风险,去确保机车每一个部件的正常运转以及质量过关。有时父母无暇顾及我,只好把我安顿在上班的简陋小楼中。我伏在脱了漆的木边窗台。看着火车驶过扬起的灰尘上奔忙于铁轨间的维护工人的脸上,他们洁白的织线手套上不是腥黄的铁锈斑驳就是陈黑的机油涂沓,他们的脸上的汗水在路边的昏黄的灯光中镀上一层金色的光泽。当他们将列车送向远方、他们在成就铁路这道风景的同时也将自己升华成了风景。

湘水流深,远轨无言,故乡的风景总是无声孕育着美。或许漆黑的铁轨太暗淡,但是有一些无声的光亮在零星闪烁,提醒着我们身边的美好,就像湘水铺垫了一方沃土的丰饶,一个个兢兢业业的身影在那闪逝火车投射下的阴影中发热,试图化作枕木做一座城市崛起最忠实也最坚实的基奠。



上一条: 1505-4-3
下一条: 1505-4-1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