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师范大学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在线投稿   |  ENGLISH
 欢迎您访问湖南师范大学网站!今天是: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师大新闻>>电子校报内容>>第1505期>>正文

1505-4-5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7年06月29日 21:25 点击:

□颜璐

雨 天

要下雨了。

天空先是突地明亮,有风起,树木的绿意被压制成明晃晃的陷阱,等待网住那一朵或者几朵过路的云,闷热和倦意相随不露痕迹的四散于空气分子间,一个不合时宜的哈欠卡顿在因走神而空白的课堂笔记中,然后,天一维一维的开始变暗,风一股一股的愈发湿润,“滴答”,一场暴雨裹挟而至,银白色的雨幕里隐隐约约现出窗外路过的红色雨伞,不甚真实,确是如梦似幻飘渺远去了。

我一直很喜欢雨天。

初中的时候,诗词鉴赏老师同我们讲许浑的《咸阳城东楼》:“一上高楼万里愁,蒹葭杨柳似汀洲。溪云初起日满阁,山雨欲来风满楼。鸟下绿芜秦苑夕,蝉鸣黄叶汉宫秋。行人莫问当年事,故国东来渭水流。”当时其实并不能完全理解诗人那种深厚的凭吊与苍凉的悲怆,只是凭着一怀稚气偏爱颔联。后来我总是想象这样的场景:暮色苍茫,红日渐薄,夕阳与寺庙姿影相叠,而这夕阳初展丽景之际,蓦然凉风突起,风满楼阁,急雨骤降,人世隔绝,真是畅快淋漓,一气呵成。不过这样的壮景,更适合少年人看,少年尚可开阔。暮年却易感凉薄。

急雨有急雨的韵致,细雨亦自有风情。早些时节,与好友共游岳王亭,因为有雨,游人稀少,雾气朦胧萦绕,山与水皆有静意,远眺山景之际,一抹亮绿的身影映入眼帘,接着又有雄浑响亮的声音传来,我们不禁有些怔然,想着应是校友在此练声,生恐惊了他的雅兴,稍微驻足便静默离去,微风细雨,山水相依,孤人远立的图景却难以忘怀,于是拣起多年荒废的画笔,留下一幅拙劣丹青,心里有满满的喜悦与充实溢出。

有一段时间,我不写字不画画不读书,在这个光怪陆离,利益至上的世界,我不愿成为一个另类而安静的异数,仔细想想,那些用心写给自己的笑忘书,仔细勾勒的某幅图景,除却自我,意义几近于尘埃,那为什么,我们要那样小心翼翼又纤细敏感地活着?你所有的坚持,在他人眼中可能从来只是假装文艺的矫情。

直至偶然淋了一场雨,不带伞的归程,我在淋湿了衬衫后彻底放弃躲藏,坦坦荡荡行走于雨中,雨很大,砸在身上有确切的疼,雨很大,又痛快又任性又决绝,很多无谓的烦扰突然明亮地蒸发了,就像喜欢雨天一样,世界那么大,有愿意跑得快的人,也需要钟情散步的蜗牛,我们为什么要那样活着?我想也许是只有这样才能不忽略那些花开的瞬间,下雨的声音,寂寥空旷的原野与一望无垠的海洋。所有被唤醒的美都成为了应和的共鸣,一些愿景成了风景,还有一些化作了绮梦……



下一条: 1505-4-4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