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师范大学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在线投稿   |  ENGLISH
 欢迎您访问湖南师范大学网站!今天是: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师大新闻>>电子校报内容>>第1506期>>正文

1506-4-3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7年07月04日 21:24 点击:

□阳淑华

麻子爷爷的辉煌时刻

去年冬天再次回到乡下的时候,听说麻子爷爷去世了。晚上向奶奶问及此事:“麻子爷爷怎么死的?”“还不是冻死的,最后这些日子,他双眼摸天——瞎了,又没人理会他,那日早上杰佬发现他挺在灶边,估计是半夜起来吃水,跌了一跤就没爬起来了……”

麻子爷爷大概是村里最不受欢迎的人,以世俗的标准来说,他贫穷、愚蠢、啰嗦……我倒并不觉得他惹人讨厌。他是一个癯瘦黝黑略微有些驼背的小老头,总是戴着一顶藏青色的破红军帽,帽舌下的眼睛深陷在眼眶内,混浊而无神,蜡黄褶皱的肉皮显出岁月的沧桑之感。他时常背着手在村子里到处游走,极为热情地与人说些生活琐事,我却从来没听到别人态度友好地回应过他。

麻子爷爷家穷得烟囱都没有,一开火便整个屋顶都冒烟。当夜幕降临时,麻子爷爷家五瓦灯泡发出的昏黄的灯光便流将出来,从腐朽剥落的竹簟处我看着他独自坐在灶前,偶尔往灶肚里塞几根柴禾,跳跃的火苗让他的脸也忽明忽暗。

他的儿子六儿在二十来岁的当上娶了妻,麻子爷爷让出了唯一的卧室,独自一人搬到房顶摆杂物的地方住。对于麻子爷爷来说日子并没有因为多了一个人而发生太大的变化,他依旧像从前一样踱着步子寻“热闹”,直到他的儿媳怀了孕。麻子爷爷出去的时间少了很多,在家里给儿媳一日三餐做些汤汤水水。千盼万盼终于在冬天诞下一女,麻子爷爷乐坏了,但儿媳却不让他碰孙女儿冬梅,老头儿就呆呆在旁边看着。

冬梅一日日长大,聪明漂亮,人人感叹说这样的父母还能生出这么个水灵的女儿,麻子爷爷得意得不行,走路头都抬高了几分。可好景不长,儿媳娘家便把冬梅接过去抚养,麻子爷爷当然是千万个不同意。但亲家对他的贫穷和一事无成的奚落使他无言以对。从此他引以为傲的冬梅离开了他的生活。

“妹子,回来啦!”每次回乡下都能听到他这样对我说,他独自一人坐在堂屋门前,靠着破旧的木板和竹簟,帽檐下的眼睛神情闪烁,有莫名的喜悦,也有无尽的落寞。其实我不知道他是否真的还认得我,或是把我错当成什么人了。

麻子爷爷的葬礼听说还算过得去,六儿凑了几个钱也请了唢呐队,摆了几桌酒食请全村的人吃了麻子爷爷作为人的最后一餐饭,村民们带来的鞭炮噼里啪啦炸了很久,有几个不怎么见的亲戚扶棺痛哭。冬梅也来了,但却不见她掉一滴泪。第二天天还未亮,村里的青壮年便抬着他的棺木往坟地去了……我不禁想:麻子爷爷若是知道这一切会很高兴的吧,生命中他第一次成了主角,昼夜的唢呐鞭炮声为他,歇斯底里的哭声为他,全村汇集为他,冬梅回来也是为了他……他会不会喜得手舞足蹈再唱一段不成调的戏曲,毕竟这是他一生最热闹的时刻啊。



上一条: 1506-4-4
下一条: 1506-4-2

关闭